赤子的回歸

關於部落格
那些對於戀人與夢想的細碎的綿綿的絮語...
  • 104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躲貓貓

人們都說攝影師看事物的鏡頭,是一種透過內心最深處的溫柔、悸動與那對某種心靈上情不自禁的響往,而反射出來的最單純最直接的眼界。一張一張的圖片,都是那最純粹的內心感情的投射與對焦啊。 你想像一個男生雙手抓住相機,把臉貼進那被握得溫熱的小小機器,瞇著眼使勁地於那一扇小窗對外的世界尋找你......當愛情對焦的3、2、1秒開始倒數之前,當無名指以一種最肯定卻恬然的力度按下快門之後,那一刻,就是永恆了。 如果有人以這樣的方式尋找,認定、留下我,那應該就是人生裡最無憾的一件事了吧? 原來,我不自覺地每次都想要補捉你。 當你坐在我面前狼吞虎嚥地吃著你的食物的時候, 當你穿著那件我也穿過的背心在海邊張開雙手迎風狂奔的時候, 當你在搖晃的公車上低頭睡去的時候, 當你於飯店的床上,趴在我的身邊讀報紙, 我能感覺到你的體溫的最適當的距離的時候, 卡喳、卡喳... 你卻總是躲開我。 後來,我從來都沒有交上一個當攝影師的男朋友。 反而是自己,當上了別人的攝影師男朋友。用著我的傻瓜相機拍著拍著那些我好好喜歡的男孩們, 他們在我的鏡頭裡閃耀這一種無與倫比的氣質,那是一種被愛的光芒、那是一種被愛得肆無忌憚的光芒。 你知道嗎? 或許我不應該抱怨你從來不會不自覺的為我拍下一些什麼吧。 雖然,我也很想得到那一抹被愛的光芒。 有時候,我會自個兒想很久很久,當一個不斷不斷付出愛的人, 而讓我愛的人得到了一生裡最尊貴的光環,那也是很不錯的一件事啊。 可是,為什麼你總讓我失焦於對你關愛的鏡頭裡呢? 我愛上了一個愛和我玩躲貓貓的男生。 我開始懊惱了,親愛的。
從來一直幻想,會不會有那麼一天,交上了一個當攝影師的男朋友呢? " meta-author=""> 分享至facebook
從來一直幻想,會不會有那麼一天,交上了一個當攝影師的男朋友呢? " meta-author=""> 分享至facebook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